何府岩桐.

旷然无忧患,寂然无思虑。

@种花·生死无期
第三次了,今天网这么不好吗。
cp熊兔
我终于填坑了

左边自家崽罗威尔
右边黑骸【私设】
画着玩儿的。

还是做点……能做的事吧
虽然自己本来能做的事没有多少
但吃着饭喝着水就该有为这些资源消磨掉该有的觉悟
累是累了,厌是厌了,该有点觉悟的时候还是要拿出点自信啊
无一是处的我也要有点活着的自觉。

变成最恶心的人了。

睡前又想起了初中的那件事
现在才反应过来我怕是单相思人家三年,自己搞不清楚状况挨搁了三年,最后因为自己时常毫无自觉的作和敏感把一切弄得一团糟了。
为这场自导自演极其失败的舞台剧哭了一晚上,丧到中考,万幸jian人也有傻福,还有画画这条出路。之前在自己的房间里反复练习如何道歉,结果看到对方那一脸厌恶的表情之后什么都说不出口。直到中考看考场那天我都怂的四处张望,只希望她没来或者走了。
很jian,真的。

我就是那种会道歉,但不一定会改的人,或者说改的不彻底。
一直把自己的缺点看成自己的个性,又不敢把自己的“个性”给别人看到。觉得一直妥协就是窝囊,于是选择折中打趣的方法一带而过。对方真的很不开心了才会拉下自己的脸去道歉。
经过小学的欺ling不仅没有成长,反而越来越丧,不自信,自can,还变作,越来越作。
活的不是一般的窝囊。

直到现在可能才清醒了一点,但也说不定根本没有清醒。或许她当时骂的都是对的,我的确就是那么差劲的东西。

现在想起来,曾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一定要变成一个很厉害很好的人。现在做树洞做出了亲和力算是好事,但是厉害呢?不只是成绩,我现在真的是看谁都是一种很不好的眼光了。嫉妒别人的优秀,又在努力靠近对方想让自己不离对方太远。关心对方的点点滴滴又恨不得对方早点离开人世。
真的,神经病。

每一天都活的很随意也很懵很烦,想轻sheng又怂,拿着梦想和大学鞭挞自己起码现在不要死。又无时无刻觉得太累了干脆就睡到天荒地老尸骨无存好了。

不明白别人口中温柔礼貌识大局幽默的那样的我是谁。只觉得是个我以前很熟悉但是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也不想想起来的一个人。毕竟在被撕扯头发ba了上衣接受一系列的拳打脚踢之后,那个孩子早就不在了。

不需要任何人来理解,看着就好。
不需要任何人来慰问,看着就好。
不需要任何人来开导,看着就好。

对于那段三年的感情现在已经淡了不少,可能是想通了,也能是想不通干脆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经常这么做不是吗?骗子。

不管是骗别人还是自己。
都一直努力做出最完美的一面呢
总算学会崴脚了还能笑的灿烂的坚强了呢。

感恩节赶紧来一波!!
我不能再咸下去了!!
否则真的不能下饭了!!【?】
p2-4是墨水试色,字很丑对不起orz
p1大概是我兔今天望月生愁思念大哥【?】
旗帜的标志画反了实在很抱歉!!!!请小天使们原谅我的手癌!!QAQ

【熊兔】来世仍扛共产旗

我hzoahdis:ajxkwjxkhxjajbxksfbisytdaujwhdjauxhkqiqjsb#kxhwnhajcbj为您爆炸!!!!!😭😭😭😭😭😭😭😭

狼崽子的小坚果:

 @何府岩桐. 亲的图!


就被我的文这么毁了……


还是用小号发吧亲别嫌弃啊!


日常表白亲!




【熊兔】来世仍扛共产旗


 


“亲啊,你把这个,放到毛熊的茶杯里。”


“非这样做不可吗?”


“长痛不如短痛——这也是我们为大哥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


 


毛熊累了,他重重地瘫倒在帝国坟场这片炽热的土地上。


这一次他输了,输得大惨特惨。


这一次他错了,错得大彻大悟。


错了,那就用一生来弥补吧。


他终于可以不为别国对自己的侵占念头变得整日惶惶不安不得安睡,他终于可以不看蓝星那群屌屌的皿煮大佬的脸色行事,他终于可以不用操心家里军事科学民生工农业等等等等劳什子繁琐的事情……


他……终于解脱了。


 


当那鲜红的锤子镰刀缓缓降下后,取而代之的是众多压抑的哭声伴着三色国旗冉冉升起。


毛熊觉得这辈子值了。


但走之前,心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牵挂着自己,久久不能放下。


什么玩意儿?毛熊没有细想。


 


毛熊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列宁熊的相片,也不是他最爱的白桦林。


——而是兔子的大、饼、脸。


宁静的白桦林划过了一道响彻云霄的听着就能把人吓到半死的的卧槽……


 


毛熊尖叫着向后连滚带爬地退了数十米,直到靠在了一棵白桦树上,他才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卧槽你特喵是不是盼着我早死?!老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人呢?”


兔子像个幽灵似的,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树后冒了出来,幽幽地开了口,“大哥,看你活蹦乱跳还没挺尸——原来你没死啊~”


“熊孩子自己麻溜滚!!”


 


两人的嘴炮打够了,才靠在树上,各自都默不作声。


秋天的白桦林的确很美——秋天温暖的风轻轻拂过脸庞,也将林中的白桦摇得哗啦啦的响。白桦的叶子慢慢飘落下来,洒满了被夕阳余晖所挥洒的道路上。


叶的离去,是风的残忍,还是树的不挽留?


 


“大哥……喝,喝茶。”


“哦,谢谢。”


 


毛熊端着茶,眯起眼睛,惬意地欣赏着他生前最爱的白桦林。


 


【已经是,秋天了吗?】


【人走了,茶凉的也快啊……】


【原来,我已经快死了。】


【真不甘心……】


 


毛熊仰头将杯中茶一饮而尽,与兔子静坐着,一起享受着秋天温暖的风。


“说实话大哥,我以前特别不服你——你我都是共产主义国家,凭什么你这么厉害,在蓝星那么屌那么厉害,能呼风可唤雨。但后来发现好多东西还得大哥给我讲,嘿嘿……”


“你这货,可是最不让我省心的!”毛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却怎么也掩不住眼眸里的笑意和宠溺。


 


好喜欢,这温暖的风。也好喜欢……


这只叽叽喳喳的小兔子。


 


“那个……大哥……”


“嗯?”


“我……那个在你杯……”


“嘘……”


秋天来了。


 


当啷——


秋风瑟瑟,寒意无边。


人走茶凉,共产不存。


 


毛熊终于知道他心里放不下的是什么了。


是他啊。


现在,他放下了一切,他走了,走得坦坦荡荡,走得死而无憾。


茶杯摔在了地上,粉身碎骨。


 


兔子突然小声抽泣起来,他取下毛熊几十年前亲手给自己戴上的红军帽,紧紧地搂在怀里,坐在毛熊逐渐冰冷的尸体前,失声痛哭。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


对不起……


他反复喃喃着这个词,晶莹的泪珠随风飘扬。白桦树沙沙地响,似乎在为这个共产老大哥默哀。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兔子失魂落魄般的喃喃自语,“我不想看到一个曾经的共产大国成为一个狗奴才,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我想看到的,是一个走得有尊严的老大哥。


 


当夕阳的余晖照耀在毛熊身上时,他真的像一抹纵情燃烧的火焰。


骄傲。


 


兔子起身,身下留下了一小包毒药。


他向着残血的夕阳慢慢走去,夕阳将他的影子不断拉长。


孤独、无助,却又无比危险,足以致命。


 


大哥。


如果有来世,共产大旗,


我们一起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