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府岩桐.

您好!!这里寂然!!主混凹凸/国动/原创/oc/sf!!!!能…能和我玩儿吗!!

【熊兔】来世仍扛共产旗

我hzoahdis:ajxkwjxkhxjajbxksfbisytdaujwhdjauxhkqiqjsb#kxhwnhajcbj为您爆炸!!!!!😭😭😭😭😭😭😭😭

狼崽子的小坚果:

 @何府岩桐. 亲的图!


就被我的文这么毁了……


还是用小号发吧亲别嫌弃啊!


日常表白亲!




【熊兔】来世仍扛共产旗


 


“亲啊,你把这个,放到毛熊的茶杯里。”


“非这样做不可吗?”


“长痛不如短痛——这也是我们为大哥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


 


毛熊累了,他重重地瘫倒在帝国坟场这片炽热的土地上。


这一次他输了,输得大惨特惨。


这一次他错了,错得大彻大悟。


错了,那就用一生来弥补吧。


他终于可以不为别国对自己的侵占念头变得整日惶惶不安不得安睡,他终于可以不看蓝星那群屌屌的皿煮大佬的脸色行事,他终于可以不用操心家里军事科学民生工农业等等等等劳什子繁琐的事情……


他……终于解脱了。


 


当那鲜红的锤子镰刀缓缓降下后,取而代之的是众多压抑的哭声伴着三色国旗冉冉升起。


毛熊觉得这辈子值了。


但走之前,心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牵挂着自己,久久不能放下。


什么玩意儿?毛熊没有细想。


 


毛熊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列宁熊的相片,也不是他最爱的白桦林。


——而是兔子的大、饼、脸。


宁静的白桦林划过了一道响彻云霄的听着就能把人吓到半死的的卧槽……


 


毛熊尖叫着向后连滚带爬地退了数十米,直到靠在了一棵白桦树上,他才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卧槽你特喵是不是盼着我早死?!老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人呢?”


兔子像个幽灵似的,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树后冒了出来,幽幽地开了口,“大哥,看你活蹦乱跳还没挺尸——原来你没死啊~”


“熊孩子自己麻溜滚!!”


 


两人的嘴炮打够了,才靠在树上,各自都默不作声。


秋天的白桦林的确很美——秋天温暖的风轻轻拂过脸庞,也将林中的白桦摇得哗啦啦的响。白桦的叶子慢慢飘落下来,洒满了被夕阳余晖所挥洒的道路上。


叶的离去,是风的残忍,还是树的不挽留?


 


“大哥……喝,喝茶。”


“哦,谢谢。”


 


毛熊端着茶,眯起眼睛,惬意地欣赏着他生前最爱的白桦林。


 


【已经是,秋天了吗?】


【人走了,茶凉的也快啊……】


【原来,我已经快死了。】


【真不甘心……】


 


毛熊仰头将杯中茶一饮而尽,与兔子静坐着,一起享受着秋天温暖的风。


“说实话大哥,我以前特别不服你——你我都是共产主义国家,凭什么你这么厉害,在蓝星那么屌那么厉害,能呼风可唤雨。但后来发现好多东西还得大哥给我讲,嘿嘿……”


“你这货,可是最不让我省心的!”毛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却怎么也掩不住眼眸里的笑意和宠溺。


 


好喜欢,这温暖的风。也好喜欢……


这只叽叽喳喳的小兔子。


 


“那个……大哥……”


“嗯?”


“我……那个在你杯……”


“嘘……”


秋天来了。


 


当啷——


秋风瑟瑟,寒意无边。


人走茶凉,共产不存。


 


毛熊终于知道他心里放不下的是什么了。


是他啊。


现在,他放下了一切,他走了,走得坦坦荡荡,走得死而无憾。


茶杯摔在了地上,粉身碎骨。


 


兔子突然小声抽泣起来,他取下毛熊几十年前亲手给自己戴上的红军帽,紧紧地搂在怀里,坐在毛熊逐渐冰冷的尸体前,失声痛哭。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


对不起……


他反复喃喃着这个词,晶莹的泪珠随风飘扬。白桦树沙沙地响,似乎在为这个共产老大哥默哀。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兔子失魂落魄般的喃喃自语,“我不想看到一个曾经的共产大国成为一个狗奴才,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我想看到的,是一个走得有尊严的老大哥。


 


当夕阳的余晖照耀在毛熊身上时,他真的像一抹纵情燃烧的火焰。


骄傲。


 


兔子起身,身下留下了一小包毒药。


他向着残血的夕阳慢慢走去,夕阳将他的影子不断拉长。


孤独、无助,却又无比危险,足以致命。


 


大哥。


如果有来世,共产大旗,


我们一起扛!


 


 


End



评论

热度(39)

  1. 何府岩桐.狼崽子的小坚果 转载了此文字
    我hzoahdis:ajxkwjxkhxjajbxksfbisytdaujwhdjauxhkqiq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