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府岩桐.

旷然无忧患,寂然无思虑。

变成最恶心的人了。

睡前又想起了初中的那件事
现在才反应过来我怕是单相思人家三年,自己搞不清楚状况挨搁了三年,最后因为自己时常毫无自觉的作和敏感把一切弄得一团糟了。
为这场自导自演极其失败的舞台剧哭了一晚上,丧到中考,万幸jian人也有傻福,还有画画这条出路。之前在自己的房间里反复练习如何道歉,结果看到对方那一脸厌恶的表情之后什么都说不出口。直到中考看考场那天我都怂的四处张望,只希望她没来或者走了。
很jian,真的。

我就是那种会道歉,但不一定会改的人,或者说改的不彻底。
一直把自己的缺点看成自己的个性,又不敢把自己的“个性”给别人看到。觉得一直妥协就是窝囊,于是选择折中打趣的方法一带而过。对方真的很不开心了才会拉下自己的脸去道歉。
经过小学的欺ling不仅没有成长,反而越来越丧,不自信,自can,还变作,越来越作。
活的不是一般的窝囊。

直到现在可能才清醒了一点,但也说不定根本没有清醒。或许她当时骂的都是对的,我的确就是那么差劲的东西。

现在想起来,曾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一定要变成一个很厉害很好的人。现在做树洞做出了亲和力算是好事,但是厉害呢?不只是成绩,我现在真的是看谁都是一种很不好的眼光了。嫉妒别人的优秀,又在努力靠近对方想让自己不离对方太远。关心对方的点点滴滴又恨不得对方早点离开人世。
真的,神经病。

每一天都活的很随意也很懵很烦,想轻sheng又怂,拿着梦想和大学鞭挞自己起码现在不要死。又无时无刻觉得太累了干脆就睡到天荒地老尸骨无存好了。

不明白别人口中温柔礼貌识大局幽默的那样的我是谁。只觉得是个我以前很熟悉但是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也不想想起来的一个人。毕竟在被撕扯头发ba了上衣接受一系列的拳打脚踢之后,那个孩子早就不在了。

不需要任何人来理解,看着就好。
不需要任何人来慰问,看着就好。
不需要任何人来开导,看着就好。

对于那段三年的感情现在已经淡了不少,可能是想通了,也能是想不通干脆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经常这么做不是吗?骗子。

不管是骗别人还是自己。
都一直努力做出最完美的一面呢
总算学会崴脚了还能笑的灿烂的坚强了呢。

评论